Archive

Archive for May, 2004

不看王家卫

May 31st, 2004

昨天,看了个关于王家卫电影的节目。

阿飞正传,旺角卡门,重庆森林,堕落天使,春光乍泄,花样年华,一部部耳熟能详,甚至,我都看过,可是没一部看完过。甚至连东邪西毒我都看不下去。

此时才发现,是自己对王家卫免疫,自己不愿意让大脑去做什么,不愿意思考那些感情的东西,不愿意去想人生,甚至,不愿意在这写这个东西。

其实,自己拒绝再往感情里面踏。。

我可以看终结者后花一周去读霍金,考虑着虫洞废寝忘食,可是我拒绝为感情的思考浪费半点精力。或许是平时太多的纠缠,让我厌倦任何关于感情的不必要的思考,至少在眼前是不必要的。

曾经想过强迫自己去做些什么,可是,算了,再宠自己一次,不看王家卫了。

C'est La Vie

一个选中表格反色显示的function

May 31st, 2004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
var temp=null
function mClk(src,clrOver,clrOut) { //v1.0
if(temp){
temp.bgColor = clrOut;}
temp=src;
if (!src.contains(event.fromElement))
{
src.bgColor = clrOver;
}

}
//–>
</script>

调用:onclick=”mClk(this,’#cccccc’,’#ffffff’);”

我就是未分类

中国该如何面对粮食问题?

May 12th, 2004

2003年,全国净减少耕地253.74万公顷,人均耕地已由2002年的0.098公顷降为0.095公顷。与上年相比减少2.01%。

当所有人以低廉的价格购买面粉,大米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从总体上,全球粮食是供不应求的,

另一个事实是,数年前,中国的粮食生产就不足以供应消费。3年前,我楼上的那帮高层就预测2005年,中国粮食将出现大面积缺口,因为,库存用完了。

但直到去年,作为粮食根本的土地问题还不断的冒出来找点麻烦,3800万亩,这个数字放在其他地方可能是一个国家的领土,但在中国,是耕地减少的面积。

当我想用市场来说服自己的时候,突然发现,这里的缺口太大了。

供不应求的商品,在其他地方或许可以提高价格来刺激生产,但是在这里,由于生产资料(土地)的欠缺,轻而易举的扩大生产简直是不可能的。

另外,考虑一个特殊情况,每个人能自由度选择职业来达到收入大致平衡。那可以想象,有谁会愿意当农民?这本身就说明农民这个职业被低估了,按供不应求的行情来看,这个职业的收入至少应该在中等水平。但现实呢?如果务农能吃饱,还有谁会去“血汗工厂”打工?而“血汗工厂”几乎成个中国经济发展的支柱,每年的出口额里,这个比重有多大,大家该知道吧。而国内的产品,几乎也都是那里出来的。中国在各方面的优势都不多,但为什么会有这么个发展速度?劳动力成本是关键。甚至连国内一些中等收入的人群,其主要工作也是以那些超低收入人群为主。东莞月薪500上下的大有人在,这些人的价值,一部分给了附近的中等收入阶层,一部分转化为贸易顺差,总之中国整个社会发展是建立在这些人身上的。可能有人会说我扯远了,可是仔细想想,这些人是什么人?都是靠种地养不活自己的农民。为了维持这个人群的存在,国家还必须压低农民收入。

三农问题不是提高农民生活水平就可以的。说过分点,农民生活水平跟中国经济发展是有矛盾的。所以近期内很难指望谁去提高务农这一职业的收入。换个角度说,没有人愿意提高务农的积极性。国家宁愿进口粮食,也必须保持国内农业生产的低收入。

其实如果只是从国际分工来看,这个是合理的。中国人多地少,进口点粮食没什么。但是某些物资是不可能依赖别人的,当美国,日本拿水的价格购买石油来支撑自己的发展的时候,中国拿什么与他们比?我们可是每桶30美刀。粮食更严重些。过不了几年,中国粮食缺口就将达到20%甚至更多。那时候,除了美国加拿大还有印度,谁都帮不了我们,可是我们愿意将命运交给他们掌握吗?

别老想着告诉发展,想着gdp,我们的发展,是在牺牲将来。再不解决粮食问题,解决农民问题,或许10年后,中国就没什么可发展,20年后,中国就成了埃塞俄比亚。

想想就怕

我就是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