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May, 2006

媒体的良心及自媒体

May 17th, 2006

这一篇算是对上一篇 的补充,或者上一篇算是对这一篇的铺垫。一个为声援窦唯,一个是我想说的一些。

随着web2.0的概念,blog迅速普及,信息传播不再是某些媒体机构特有的权利,We Media(自媒体)开始迅速发展。尼尔·波兹曼认为,一 种信息传播的新方式所带来的社会变迁,绝不止于它所传递的内容,其更大的意义在于,它本身定义了某种信息的象征方式、传播速度、信息的来源、传播数量、以 及信息存在的语境,从而在更深刻的层面上影响着特定时空中的文化,以及对真理的看法。这在窦唯这件事上,表现的更明显些。

看到这么一句话:窦唯的才华不是违法的通行证。这似乎可以代表传统媒体的一些看法。他们一直将问题定义到了对法律的维护上,但是对造成此事的深层原因不肯做任何探讨,除了我看到的下面这个说法:(摘自《窦唯烧车  火气何来?》(摘自《重庆晚报》的网站,后发现在《人民网——河南视窗》,人民网,南宁晚报等处均有到此文)

一是来源于我们对娱乐名人的溺爱。我们知道,溺爱的孩子脾气大,现在,我感觉,我们对娱乐名人实在溺爱的可以了,歌迷溺爱,那是人家的自由,无可非议,但 是,我们的某些官员、执法者,个别媒体也对明星溺爱有加,就不恰当了,其实,正是这种溺爱,让我们的一些娱乐明星开始头脑发涨,脸部扩张,趾高气扬,把自 己当成了特殊公民。

二是来源于对娱乐名人的钱媚问题。众所周知,现在娱乐名人个个身价倍增,到底是谁让他们这么值钱?我感觉,我们 有一个对娱乐名人的钱媚问题,就是用金钱向娱乐名人献媚,这里身价排行榜,那里出场费大曝光,煤体吵,舆论议,只有明星暗自得意,结果导致恶性循环,最终 娱乐名人被金钱撑的财大气粗,忘乎所以,把自己当成了特权公民。

三是来源于对娱乐名人的教育失落。其实,教育是一个全民问题,每个人都必须接受终生教育,但是,对娱乐名人谁教育啊?没有,于是,他们成了自由分子,他们的品性,他们的思想,他们的意识长期在名利中洗澡,必然洗出一个无法无天的畸形社会公民。

而另一方面,猛小蛇倡导大家保护窦唯,更有很多blogger主动支持窦唯,他们更愿意从娱乐,乃至整个新闻界上找原因,以下是一些:

我就是未分类

媒体的良心及窦唯

May 16th, 2006

写着这个题目才觉得有点大,所以后面加了三个字,写到哪是哪。

其实心中的命题比这个题目还大,Foucault说,我们必须保卫社会。但是他实在是太大了,只好缩小到媒体。因为保卫社会不仅是媒体的责任,甚至掌握了主流话语权的媒体毫无疑问应该肩负领导的责任。但很遗憾的是,我们看到的是他们站在了另一面。

当 新京报把自己的任务从“负责报道一切”改为“不负责八卦一些”时,窦唯去他报社闹了一把,还烧了辆车。虽然第一时间我就想说点什么,但由于某些由于我的自 作多情而导致的矜持,我让自己别说话。但某些媒体的做法,却着实让人恶心。窦唯的做法确实令人无法接受,但一向喜欢深层次反思的媒体们,却集体止于烧车, 止于闹事,甚至不说闹事的原因,而只是一再强调被烧车主与窦唯没有任何私人恩怨。而“卓伟”这个名字,更是没被媒体提过。

我 看过卓伟在电视上的拙劣表演,当他以合法以及非法的手段去满足大众的偷窥欲的时候,不知道是否想过座位媒体应有的责任?当我们甚至把任何娱乐片都赋予教育 的重任时,我么所谓的娱乐记者们却像提供黄色录像带的录像厅老板一样,不遗余力的满足这他所谓“上帝”的不正常的需求。不对,现在的媒体已经不甘于做录像 厅的小老板,他们开始逼良为娼拍摄小电影。并且,以大众的名义,你不合作就是与人民为敌。

我不知道一个人,只是安静的做一些音乐,这算是 很过分的要求吗?难道我们的社会已经变的连这点宽容都没有了?艺人是否有满足大众偷窥欲的义务我不知道,可媒体却一再以大众的名义去伤害他,甚至再此事发 生之后还说是他太脆弱,承受不住压力。这难道是对一个人造成伤害之后应有的态度?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没有人有资格要求别人该怎么样。当卓 伟一再强调自己的报道都是事实的时候,我想问,你洗澡也是事实,你愿意把照片给大家看吗?何况,娱记的稿子,是人都知道只能信两分。

“无冕之王”的称号是给与那些有良知的记者的。媒体是掌握了话语权,是指导社会走向的一群人。我无意否定这个群体中的所有个体,他们中仍然有很多是值得我们尊敬的,而且还有许多我们难以看到的力量(见完美头版), 但不可否认的是,我看到的是一个不惜一切手段来获得利益的的群体。并且在相对宽松的文娱版,这种情况是我更不愿意接受的。由于某种原因,部分媒体放弃了自 己的责任,转而靠迎合甚至导向大众的低级趣味来换取自己的利益(很不幸,新京报本身也有被逼上梁山的味道)。当某些人成为这种迎合的受害者时,我们就不能 再单纯的看待窦唯这件事。我们可以以道德的尺子去对待一个虐猫的女子,为何在虐人的事上,不能看的更深刻一些?

窦唯自己报的警,平静的等待警察的到来,想必已经有为自己犯下的错误付出代价的觉悟,但作为另一件集体侵害事件的受害者,谁来为受到伤害的一方负责?

最后发几个链接

www.douwei.net —— 真不想发,这域名本来应该属于我的,可惜被人抢注了,|||

【狗日报】停止问候各位母亲继续保护窦唯 ——狗日报发起一个保护窦唯的活动

——其实很不愿意发来自百度的链接

我就是未分类

比网易社区被黑更黑的是什么?

May 12th, 2006

好吧我承认这标题有标题党的嫌疑,但不是我起的,原文如此。相比”负责报道一切的新京报”,偶只能”不负责八卦一些”。转自csdn,原始出处不明。如果 此事当真,那么有望产生史上最强的技术人员-今年是PR反思年吗?当然这Rebecca那事不需要PR反思,那个该反思的是陆总,以及中国的劳动部门—— 为了陪炳叔烧一下EMC的车,我什么事都能想到EMC去,下面是正文

比社区被黑更黑的是什么

从昨天下午3点30开始全面停机排查维护到今天下午,已经超过24个小时了,还没有排查完毕,我想我需要列一些数据来解释解释。

社区一共29台服务器,社区的技术人员为1个。—-负责社区新技术开发,发布系统维护,程序升级,系统维护,文字聊天站维护等全部工作。
技术人员从2006年5月8日晚9:30被攻击开始赶到公司,到2006年5月10下午的4点30分,一共吃了3餐饭,睡了8小时。连续工作时间长达43小时,加班费0元。
有1个网络安全组的同事也在帮我们排查,他连续工作的时间也超过了30个小时。
我们已离职的前技术总监,现任中国最大的户外用品拍卖网站的技术总监鱼船,在社区被黑后第一时间拖着骨折还未恢复的断腿赶到现场,在数万条操作记录里,一 眼就发现了黑客做案的痕迹,迅速删除了木马程序。社区9日凌晨5点的第一次恢复,他功不可没。所有这些工作,全是义务的友情资助。

也许很多人奇怪了,为什么这么大的社区,只有一个技术人员?为什么社区发生事情,来帮助我们的只有唯一一个安全组同事和已离职的同事?这恐怕得问“永远正 确永远英明”的丁磊了。就在昨天,他唾沫横飞的对着我们说“你们的技术素质都不行,我们杭州的技术班底知道是什么来头吗?全是浙江大学的硕士和博士,40 个人的超级团队”时,我很想尊敬的告诉他“我们社区如果也派一个40人的团队,不,只要5个本科就够了,那么绝不会是现在的局面。”但是我没说,我冷眼看 着他用手擦了擦鼻子两边的油,然后迅速的蹭到沙发面上,抑制住了呕吐和说话的欲望……当然,他的伟大发言还包括了“XXX就是始作冲者。”我只在心里提醒 了一句,那个字念俑YONG。

今天上班,果不其然的看到了全网络遍地开花的关于“网易社区被黑”的报道,新闻嘛,本来就要出奇制胜,天天都是太平盛世那报社的人全得下岗,我非常理解, 可我非常不理解的是,网易社区主程序的编写,现网易游戏技术部的范瑞恒,却在今天给全游戏部的人发了这么一份通告:

Hi All,
今天早上一开电脑,就收到了网易社区被黑的安全报告。到了中午,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了。
后来还上了某网站新闻。

按照报告所言,发现的漏洞极其低级,更有甚者是修补的方法也是相当低劣。这是否造成第二次被黑的原因目前还不知道,不过已经够丢脸了。
想到我最近看技术部某项目的代码,其质素也是一丘之貉。恶心程度已经到了令人发指,不出错才是没天理的地步。
原来还有这么多糟糕的程序员,到底我应该为我自己不同流合污感到庆幸,还是应该为这样的团队的存在感到可悲可叹?


范瑞恒
在线游戏事业部技术部

—-
哈哈,我忍不住想要厚道的提醒老范一句,这个社区原来的主程序是你写的呀,别这么快就人到中年甚至人到老年了,要知道做网络游戏的,有良好的记忆力是很重 要的。虽然你可能只是想借社区被黑事件趁机提升一下自己,同时瞥清你不是那种“糟糕的程序员”。可是你这样说只会让人误会你这么快就得了老年痴呆加记忆力 减退,不但得不到提升,还会很快的丢了网络游戏这个金饭碗。
身为一个技术总监,不但不给任何技术支持,还要嘲笑后来人。做为同一个公司的同事,没有安慰没有鼓励没有支持倒也罢了,群发个这么恶心的邮件,趁机落井下石,居心何在?

当然,我同时发现了最可贵的职业道德和职业素养,他们在我们社区的技术阿春和前技术总监鱼船身上得到了完美的体现。还有最宝贵的患难与共的网友情谊,许多 网友都发来安慰和鼓励的消息,告诉我们他们会耐心的等待社区的恢复,并谴责那个攻击社区的黑手,这些消息让我几度落泪……

我其实是个脆弱的人,看到同一间公司的同事落井下石撇清关系;看到丁磊过河拆桥,大骂现任和前任管理人员,大骂技术的同时,忍不住气得发抖。 可同时又是个坚强的人,社区还没有恢复,我已经有信心让它更完美。攻击和臭骂算得了什么?打击不了我们对社区的信心!

我就是未分类

sina人事调整,以后将走向何方?

May 10th, 2006

三年前,汪延坐上了新浪CEO的职位。
汪延带着SINA一步步做稳中国互联网老大的位置。但细看SINA,并不能算很成功。做游戏失败了,即时通讯UC也是半死不活,新浪的搜索如果不是有人提起,我真的都给忘了,唯一不错的,是SP,但还是没赢得了TOM。

但 在一个领域,新浪是成功的。新闻。新浪的新闻几乎无人能敌。因为新浪的存在,搜狐走上了白领路线,网易把重心移到了游戏,号称要革新浪们的命的博客中国只 能苟延残喘。从传统新闻,到名人博客,再到网摘,爱问,一个个有声有色,其核心都是新闻。在以新闻为核心的中国互联网,做好了新闻,没有人敢不承认新浪是 中国互联网的老大。凭着这一点,汪延就可以说是很成功的。

三年后,曹国伟来了。
说是资本的博弈也好,说汪延兴趣有所转变也好,反正新浪的管理层变了,不知道管理层的变化会给新浪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中国的互联网也正发生着变化。如果哪天新闻不再是中国互联网的核心,新浪怎么办?虽然至今仍不是互联网上最吸引眼球的地方,但有几个领域的“钱途”绝对不比新闻小多少。

今 天还有件大事,就是淘宝宣布进军B2C。马云终于开始要同吃电子商务了。中国电子商务又一场硝烟要开始了。随着3G时代的到来,SP不再是边缘角色。 TOM的营收已经在赶超三大门户,甚至传闻要合并新浪。而盛大,切切实实的差点把新浪收购,做网络游戏的盛大买了做新闻的新浪19%的股份,至今让不少网 民心里不舒服,但也证明网络娱乐,包括游戏,音乐,电影等并不是什么邪门歪道。

电子商务,手机,网络娱乐。不管哪个把互联网的眼球吸引过去,新浪的老大地位都不保。而那个看似“钱途”并不明朗的Web2.0,也在侵蚀着新浪在新闻上的优势。

据说新浪已经开始准备在音乐上动手了。期待CEO曹的新浪能继续自己互联网老大的地位。

下面是sina两个时期的管理层。

我就是未分类

需要维权的不只是民工-同归于尽或许是最好的结局

May 10th, 2006

“史上最强女秘书”事件总算有个结果了,秘书被炒,老板也丢了饭碗,看起来两败俱伤,同归于尽。这也许是我们所能期待的最好结局了,并且我相信,女秘书得到的,会比失去的多。

只 是一次很正常不过的事,老板对员工发牢骚->员工觉得委屈,决定反抗一下->有好事者(如果他不是恶意的话)将此信转发给朋友->在网 络上造成巨大反响。这其中,不能说谁犯了很大的错。陆被锁在外面发点牢骚,说些过激的话;Rebecca在一气之下,响应陆的号召,既然你把给我的发给几 个高管,作为相对应的做法,肯定是发给更多人;员工觉得此事好玩,发给了在其他公司工作的朋友,他哪能意识到这事这么大?这些做法都是不对的,但真有那么 大的错吗?真正将事情闹大的,还是网上的热炒。和一个想出风头号称要“卖身救母”,却最终导致母亲死亡的小女孩一样,当事人是有些小错,但更重要的,他们 都是枪,被大众用来反抗某种早已不满的社会现象。

从事件中折射出来的,是一个无可争议的事实:外企,包括很多私有企业,员工的利益正在被的侵害。而这次,只是一次,也是第一次自发的反抗而已。

不知道国外的老板是不是也可以理直气壮的要求员工在得到几位经理同意前不得离开公司,是不是可以理直气壮的要求员工加班没有任何加班费,也不管员工有没有什么事。或者说不用要求,只是一句“在什么时候之前把什么完成”,就可以令员工几天不睡觉,。但在中国,是这样。

一 份工作合同更像一份卖身契,工作时间是7*24,要求随传随到,只让你工作8小时是因为老板的善良,而不是你的权利;工作范围包括任何事,送老板的情人去 机场,给老板的孩子买尿布,都是你应该做的。在这种条件下,员工难免会心生不满。但没有谁敢说,毕竟在当前这种环境下,即使是这种工作也并非是谁都可以拥 有的,谁都不愿意舍弃饭碗去反抗,除了Rebecca。

Rebecca的案例给我们提了个醒,需要维护自己权利的,不只是民工。貌似风光无限的白领们其实工作的也并不开心,他们的权益也被损害着,却被有意或者无意的给忽视。“史上最强的女秘书”引起了各方面的关注,却唯独没看到劳工部门出来说句话。

中国人有谦虚的美德,不与人争斗。即使权益被损害,也是能忍责任。但这种做法并不能换来资方的宽容,相反,这创造了一个环境,让他们对此习以为常,认为这样是天经地义,缺少对员工起码的尊重。让员工加班时,认为这是员工应该做的,不会有半点的歉意和感激。

有 效的沟通才能更好的解决问题。作为员工,适当承担些工作以外的事是应该的,毕竟企业发展了,员工的价值才能更好的体现。但起码在承担额外工作时,应该让对 方知道这并不是你的义务。如果有某种原因而不愿意承担,可以提出来,不要非等到哪天实在忍不住了,象Rebecca那样来个总爆发,搞的两败俱伤。

至于劳工部门,还是不说什么了。

我就是未分类

莫吉 – 尤文图斯

May 7th, 2006

接触足球时间不长,最初是意甲,是尤文图斯。直到他卖了维埃里。

尤文图斯的拍卖政策让我十分不舒服。过分的商业化让我觉得背离了足球的真正意义。开始讨厌他们的管理层。不过仍旧十分喜欢尤文,毕竟那里有一群我最喜欢的球员。但当他们一个个被尤文卖掉时,尤文再没有什么让我留恋的。

泽曼队尤文队医给球员打针的爆料早就被证明是个事实,而尤文一再受裁判照顾也是也是大家都承认的(当然,所有强队都有此嫌疑,只是,尤文受的最多而已)。

莫 吉的手段不得不让人佩服,尤文在他的管理下如日中天。教唆卡萨诺不跟罗马签约,教卡那瓦罗跟俱乐部闹矛盾等手段以低价买球员,四处强挖球员,由于与森西的 过节,一再对罗马下毒手,导致罗马慢慢远离强队行列。似乎有道德的事他从来不干。这次爆出安排裁判丑闻的米兰体育报,确切的说应该是阿涅利集团门下的产业 (可能不饶球迷认为他是贝卢斯库尼的吧,因为他最爱整的目标一向是国米),也难怪尤文老板阿涅利家族暴跳如雷。

不知道莫吉是在成就尤文, 还是在毁尤文。米兰和国米,加上罗马,虽然球迷互殴时有发生,但都是攻击对方成绩不好,因为人家球员没打针吃药啊。而尤文呢?此软肋多少让尤文球迷说话底 气不足。以前受裁判照顾的指责,加上如今指定裁判的丑闻,看来费戈说莫吉赛前见裁判的事并非空穴来风。在莫吉的手下,尤文的形象大不如前。但说句实话,凭 尤文的那些球员,实力不至于像名声这么差。从这个角度上说,莫吉确实把尤文给毁了。此次制定裁判的事不能算小,如果真的闹大,后果不堪设想。那些小球员一 向受欺压,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不过好在起码到现在来说,由于牵涉的范围太大,足坛的另外两大势力米兰和国米并没有出来说什么,否则尤文将更是被动。球 迷有种族歧视的做法,莫吉都要求扣国米三分。那么对指定裁判,是不是可以要求把尤文从几年前就打入丙级?就算拿不到足够的证据,漫长的调查也将压死尤文。 试想如果贝卢斯科级旗下的媒体全面开动,还有那个裁判会偏袒尤文?都故意给尤文找茬来证明自己的清白,树立自己的球迷心中的地位才是明智之举。

有传闻说当年在那不勒斯,当马拉多纳吸食可卡因时,俱乐部官员和朋友大多劝其戒掉,而莫吉则选择了帮他在药检时换掉尿样。如果真是如此,莫吉还要为球王的陨落负上一定责任。

顺便说一句,我现在喜欢的球队是国际米兰。原因可能跟当初喜欢尤文有些类似,他们的主席,或者说他们的主席家族对球队的热爱。

乔 瓦尼·阿涅利。除了尤文,他还缔造了另一个帝国,法拉利。是他请来蒙特泽莫罗担任法拉利车队的董事长,并请来当代车王迈克尔舒马赫和著名经理人托德,建立 了世界上最强大的法拉利车队。这位老人对体育是一种热爱,而不是像莫吉那样不择手段的把它当作挣钱工具。他像儿子一样对待皮耶罗,他知道死,都没原谅莫吉 将维埃里卖到西班牙的事。为着这份热爱,很多人愿意与这位老人一起为尤文祝福。

而莫吉,或许他在商业上是成功的,但他甚至越过了道德的线。在那不勒斯,那个拥有球员血统之地,他学到的不是对足球的热爱,而是黑手党的习性,并以黑手党的做法来对待足球。虽然在商业上他暂时是成功的,但有句话不是说了,出来混,早晚是要还的。

只是希望,他还的时候,不要带上尤文。

我就是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