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November, 2006

改革开放不是鼓励犯罪

November 28th, 2006

用qq有个好处,就是每天打开qq都会有个腾讯网迷你首页。如果早上没时间读新闻的话,这个还是很有用的(如果没有那个恶心的广告)。今天的头条是:胡德平:清算民企第一桶金就是否定改革成绩

简单看了下,好像意思是改革开放初期法律不太合理,所以要改革开放,要致富,就得违法,虽然大家都是好公民,但是为了改革开放的成功,不得不忍痛违法,没办法,要响应小平同志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号召嘛。不知道这是什么逻辑。

1、 胡部长一直在偷换概念。追究民企原罪不是反对民企,相反,这是为了给民企发展营造一个公平,健康的环境。民企发展不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应该保护合法发展的民企的利益。

2、法律应该是公平的。在无法保证公正的情况下,公平就显得更加重要。诚然,当时“鸡毛换糖”都是违法的,但这不能成为违法的理由。法律是逐步完善 的,法律的不完善不能成为违法的理由。即使某些规则不合理,但“不得破坏规则”的规则是绝对必要的。一部分人违法的发展必然会损害合法的人的利益,这只会 破坏,而不是促进中国的经济发展。

3、原罪合法化是在鼓励犯罪。几十年后看现在的法律,同样是不完善的,不合理的。原罪合法化甚至美化是在给违法披上高尚的外衣。现在违法不算什么, 几十年后就平反了,只要坚持到那时候,就成了英雄?那没坚持到的是不是也该算个烈士?所以,别管什么现在的法律,都把赌注压在几十年后的法律上吧。 那我们还要法律做什么?

胡德平的父亲是胡耀邦,谁说虎父无犬子。

我就是未分类

从花生酱宣言到谢文离职

November 28th, 2006

马云亲自招聘的yahoo!中国总裁在上任一个月零10天后(11月27日)日就传来离职的消息。一切都太快了,谢文除了去了趟美国,什么都没来得及做。

谢文曾被称作”中国最懂web2.0的人“,此去雅虎,也被大家寄予厚望。没想到这么快就离职了。其实不止雅虎中国,整个雅虎内部的斗争都很激烈。雅虎高级副总裁BradGarlinghouse在雅虎公司内部散布了著名的“花生酱宣言”,批评雅虎的发展过于缓慢。而几乎没有发展甚至可以说几乎已经不存在的雅虎中国自然要承受更大的压力。

之前马云将雅虎中国变成纯搜索引擎,惨败。而后又请来国内做社区的元老级人物谢文,一副要在社区,web2.0上大显身的架势。但15天前去美国并 见了杨致远,回国后去了趟杭州,见马云。然后回北京,然后就是离职。很明显谢文做社区的理念并没有得到美国方面的认可。从门户到搜索引擎,完全抛弃以前的 成绩已经让雅虎中国失败了一次。激荡中的雅虎不允许谢文再一次从零做起。

雅虎总部和马云对雅虎中国的部署很可能出现了分歧,而谢文只能充当这次分歧中的牺牲品。在盛传互联网第二个冬天即将到来的今天,很难有人会给谢文机会让他从头实践自己的理想,创业应该是谢文最好的选择。

我就是未分类

两年一千万,他干嘛要去留学?

November 27th, 2006

mainichi-msn每日新闻 报道了一个可怕的新闻:23 岁的Wang Yue Si(王月思)在日本被捕,原因是在网上贩卖虚拟物品.由于他是留学生身份,持有的是学生签证,所以并不能从事商业活动.其实很多在国外的中国留学生都会 打工赚点生活费(当然,某些子弟在国外也属于贵族,他们例外),俗称打黑工.但他们都没能像wang yue si这么出名.为什么?这也是这新闻可怕的原因—王同学挣太多了.

我们的王同学,2004年4月到的日本,今年8月事发,短短两年多时间,按警察的说法是:Police suspect that Wang has sold a total of 150 million yen in virtual items and sent more than 100 million yen to China.

150million日元,相当于1000多万人民币了吧.互联网果然是个神奇的地方.

为什么当初没人投资他让他去日本开展此项业务?那样的话,他会给你回报100million yen的.

我就是未分类

仍然有关生命

November 22nd, 2006

这篇是有关狗的。北京流行打狗,这个全世界都知道了。不提供任何链接,希望关注的,自己去google百度一下或者去百度google一下。

最看不惯有人说人的健康比狗的生命重要。虽然对狗来说,狗的健康比人的生命重要多了,但作为一个人,既然习惯了以地球的主人字句,那就该在思考上能 够更超脱一点。为了一个群体的利益去屠杀另一个群体,怎么说都是龌龊的,这点德国人已经做了很深刻的反省。有时候为了保护自己人不得不做出些出乎自己本意 的事,比如禽流感的时候虽然有些自责,但我还是同意那种几万几十万的屠杀家禽的做法。不过我清楚这本身就是件很龌龊,很无耻的事,为了自己,我们干了,不 会再给自己扣一个高尚的帽子。

而这次,有点不明白了。虽然这一幕有点似曾相识,但我不明白为什么有人这么坚决的认定是狗那除了问题,需要被屠杀?即使怀着一颗很愧疚的心,我还是想不到这么一场大规模的屠杀的必要。难道只是因为它们不是人类,就可以随便拿他们的生命当作宣泄的出口?

我们必须要对生命有最起码的尊重。活取黑熊胆,活剥狐狸皮,这种没人性的事,偏偏只有人能做的出。不管拿什么划分,一个群体都不该漠视另一个群体的 生命。家禽,狗,藏人——残害生命越来越变得普通。下一步的划分是什么?种姓?区域?还是有钱人vs穷人?缺乏对生命的尊重,1vs1的日子总会到来。

良心都被人吃了么?

我就是未分类

连岳也终于不得不出走了

November 20th, 2006

一直看连岳(谁不看连岳),一直对他的blog所在的msn space 不满。太慢了,还经常导致我的firefox假死。

GFW终于做了件好事,让他的msn space整体死亡,不得不换地方了。很阴暗的偷笑,哈哈。

新地址是http://lianyeah.blog.com/,不知道能坚持多久。

写我该写的,转我该转的,不接受在审核下辩论——很可惜,这点,基本上,很难。

我就是未分类

生命始终是最宝贵的

November 16th, 2006

开枪对付逃亡藏人的事流传了很久,终于看到了视频,链接在此

对于藏人逃亡或者其他的问题都不想讨论了,只是到底应不应该采用这种极端的方法?我认为有点太过分了,他们不是人体炸弹来炸哨所,只是要和平的通过。不管是出于什么理由,生命权始终应该放在第一位,除了以挽救更多生命为理由外,我想不到还有其他理由去伤害生命。

以前还看到过央视播放的某城市城管开车从不服处罚的老人身上压过去的镜头,不存在任何犹豫的发动,踩油门。

god bless ***

我就是未分类

留个记号

November 10th, 2006

keso写了篇三言二拍:挪窝儿的季节,我就想起了两件事:

一是donews的cto霍炬自己创业去了。另一个是,keso什么时候会挪窝?donews已经不是那个donews,keso现在什么打算?

我是不是有点太八卦了?留个记号。

我就是未分类

基本上谣言比官方声明更真实

November 10th, 2006

昨晚看到亚运会中国乒乓球队的名单,果然没有张怡宁和王励勤。在这种赛事上,锻炼新人是应该的,所以对这名单没感到太奇怪。只是之前媒体猜测张怡宁和王励勤不会出战时某些人的反应:

刘凤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纯粹是无中生有,中心很快就会公布亚运名单了。”而领队黄飚更是感到不可思议,“你从哪得来的消息,名单公布出来你们就知道了。”

他们就不会觉得脸红吗?

对比前些年郑州铁路局拆分的“谣言”,铁道部多次辟谣,而谣言顽强的生存着,终于在声声辟谣中,变成了现实。

表撒谎行不?就算不愿承认,也有点策略,学学欧洲那些足球俱乐部,一再暗示不买某人,突然就传出个签约。人家也是不承认,但是怎么都没明目张胆的胡扯。而我们好像都习惯“辟谣”,斩钉截铁的“辟”。

如果现在再问刘同学,估计他会很平静的说:偶当初骗你的嘛,演技不错吧。

问题是,我tmd知道你们那句真哪句假?   还是每天打听小道消息来的踏实。比如说房价。。shit

我就是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