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October, 2008

我都不想讲了

October 25th, 2008

清了下google reader,加上很多delieio里的,收藏夹里的东西,很多都想说些什么,可是没时间,所以就来这么一个总结,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这么凑数。

其实不写还有个原因,因为未来很悲惨,我都不想讲了 。中国用了太多的代价 来获取高速的GDP增长,人家暴富我们温饱。有些人还奢想经济危机中国可以趁机捞一把提升地位,傻吧就。美国人顶多是少玩点玩具少买点衣服,带来的后果可是我们滴血汗工厂倒闭,工人回家 饿肚子。都看看如何找工作 吧,早做准备 。

bloglines 终于还是垮掉了,。我书签里第一个是“Frul It”,第二个是”Bloglines”,第三个才是del icio us 。这个曾经是我最经常使用的服务就这么不经意间死掉了,虽然网站还可以访问,但里面的Rss Feed已经很久没有更新了。作为曾经的Rss在线阅读器的先驱和最大的服务商,bloglinies一直找不到合适的盈利模式,除了关门还能干嘛?

另一个要死掉的是视频网站。视频网站运营成本高是众所周知的,每月几千万的带宽费用很正常。他们拉不到多少广告大家也知道,可是昨天从某人处那得知的某国内知名视频网站的广告收入数字还是低的让我小崩溃了一下:一个季度才几十万而已。相比支出这点收入直接就可以忽略不计了。视频网站的客户确实是比较低端一些,不被广告客户认可情有可原。土豆网创办清晰版的黑豆,王微直指之前的业务是废水 。或许视频分享免费的路一开始就错了,它成本太高了,不管是对视频制作者还是网站。我在想,如果腾讯做视频,看视频付Q币,给视频制作者带来收益,腾讯从中提成呢?

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人的电脑在黑屏,反正我的还在用自制黑桌面。贵国对微软的产品一直有爱 ,一直保持这非微软产品不用的习惯,导致金山只好去做游戏(泪,求伯君你对不起我啊)。说实话现在linux的某些发行版在易用性上已经差不了太多。但没办法,大家习惯了。高校吧,高校有责任推广非微软的操作系统。微软也不傻,又是捐系统 又是合作 ,我们的高校就是微软的软件培训基地。

我看的武侠小说其实很少,甚至说不清金庸的风格,但古龙笔下的任务到到总结出个特点:快,灰常快。手起刀落,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你死了。如今中国又出了个快刀手,7秒杀4人 ,并且都是用刺这个比较费时的动作。刀客杨应该是贵国新一代的武术宗师,古龙派超级偶像才对,怎么就能稀里糊涂判死刑呢?

其实今天还是有让人振奋的消息的,1是胡+获得萨哈罗夫奖 (Sakharov Prize),2是两个耳光。天朝国力的增强下的倒诺贝尔,吓不倒欧洲议会。收于胡+人权奖就像一个耳光打在中国政府的脸上,而秦刚指出“事实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他们的行径绝不能改变中国社会进步和发展的事实,也蒙蔽不了欧洲各国人民”的发言更是很有风度的自扇另半边脸:中国政府的行径改变不了中国人民追求进步和发展的事实,也绝蒙闭不了中国人民。

ps:玩笑不能乱开,写了这之后突然想到一朋友公司大规模裁人,失业中。如何找工作那篇真有用。

没事就扯淡 , , , ,

哪里有什么事实,话语霸权而已

October 16th, 2008

从最初的《哈尔滨六警察打死大学生》新闻标题到“警察剪辑版“现场视频。两种不同的角度,暗示出两个不同的事实,哪个更真?

新闻一出,我们义愤填膺。万恶的警察打死了无辜的大学生,国家机器又一次残忍的伤害了一个无辜的学生,祖国的未来。

而视频来翻案了。那并不是一个纯洁的学生,而是一个万恶的富家子弟,追打警察,而警察一再退让。这样的人,不该死吗?

仔 细看看,疑问又来了。那个学生为什么要一再追打一个陌生人?并且表现的那么非理性。那明明就是一种被打后的暴戾,一种被打想要报仇的疯狂。可是这只能是猜 测。酒吧内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视频只有死者的嚣张,到警察还击死者逃跑时戛然而止。前面,后面,以及中间缺少的是什么,我们不知道。这不由让人想起上 海警方提供的那段关于刀客杨的音频。

什么是事实?事实就是掌握话语权一方告诉你的事。给你看左边,它就是山,给你看右边,它就是海。在贵 国,你听到看到感觉到的,都是贵党让您听到看到感觉到的,一切都是它说的,接触任何贵党认可以外的说法,就会像我今天无数次遇到的情形一样:拔你插头,连 接被重置。还好现在只重置俺电脑,再不听话拔的可就是后脑勺上的管子,重置大脑了。

不过幸运的是一般人用不着重置大脑,通过这次事件就可以看出人民多么好骗。一个非正常死亡,通过在死者身上任意贴上标签外加一些暗示就可以定义打人者是”暴徒“还是”为民除害“,而真相到底是什么我们永远都不可能知道。

没事就扯淡 , , ,

中国黑狱

October 14th, 2008

对于上访,除了不准自杀,不准抗议,不准跳金水河外,贵政府还提供了免费住宿,那就是黑监狱——记住,不是美国在偶走的黑狱,而是天朝帝都的黑监狱。

天 朝的黑狱大多是地方政府在帝都建造,用来羁押上访人员的。在帝都租个小旅店,找几个人混混看着们,即控制了地方上访人员,又能安排亲戚就业,还解决了很多 小混混,打手的生存以及手痒问题。目前很难说这种地方会有多少,如果每个地方政府都在帝都建一个,那也是不小的一笔开支。如果能有大哥级任务垄断此业务, 会很赚吧?

天朝是一个很奇特的国家,被儿子打的不行了就只能去告诉他老子(记住哦,他爷爷都不行,那叫越级上访)。而他老子的解决方式就是:儿子,人家都告到我这 了,快把人带回去。由于告状的太多,儿子每天来带太麻烦,要把人集中一起,一批一批的带。所以黑狱应运而生。在这里,有黑帮看守不许你出去,也有儿子偶尔 过来告诉大家要听话,听话以后就不打你了,否则天天打。有些人得到不挨打的承诺,乖乖的回去了。有些人可能由于条件好(比如有个好看的闺女)被儿子盯上 了,一再的挨打,已经不相信所谓“不打你”的谎言了,死活不走。这种或者“被自杀”,或者就在京城的黑狱里呆着吧。

黑狱毕竟是黑的,不能太张扬。如果经常有人来黑狱闹事,那这个黑狱就很难继续经营下去——他纵不能把所有人都关进去啊。黑狱的目的是把事化小,又不是把肚 子搞大,呃,把事情搞大。但是黑狱的看守都是些有练过的“叔叔”,不能关但可以打啊,打了你还不能还手,毕竟人家是政府的人,靠,有错,狗,你还手就有正 当理由关你了,连黑狱都不用,直接正规监狱,待遇高多了。但是总有些人一不怕打二不怕死,就是来要人,比如许志永律师

昨天看双叶老师在推特上的“直播”跟志永律师一起去探访黑监狱的过程,感觉很沸腾。他们一行四人:doubleaf,zola,许志永律师,郭建龙记者。具体经过可以看这几篇文章:123 ,4 ——第四个需要翻墙。

粉刺激的一次经历,为啥我就没能参与,当年上学打架的经历肯定对我会有很大帮助啊。三个人在前,zola同学假装不是一起的在远方拍摄。前方被打的郭建龙(记者)还喊zola快跑,好保护照片和录音 。尊TMD有当年地下党的Feel,现在就差除奸队了。

天朝,我真没看错你啊。

———————————我是无聊的分割线———————————————
其实这事还让我想起了胡佳。我只 知道他为了帮助弱势群体(主要是河南艾滋病群体),不断走访,上访。由于跟国外媒体来往过多让贵国失去了耐心,以“颠覆国家罪”将生病的胡佳投进监狱。看到了许志永律师,看到此事结束后issac老师问“你们谁愿意接受CNN的采访”的时候,我突然觉得一切都清晰起来。我所知道的许律师的故事是前半段,胡 佳的故事是后半段,一条完整的“颠覆国家”路线图展现在面前。

没事就扯淡 , , ,

如何提高睡眠质量

October 10th, 2008

最近睡眠一直不足,刚好又从褪墨上看到达芬奇睡眠法 :每天分开睡6次,每次半小时。这种变态的方式还是算了,就算我愿意我们老板也不肯,但是睡眠的学问还是可以学一点:

研究表明睡眠的长度并不影响我们醒来时的清醒程度。关键因素是我们完成了多少个完整的睡眠周期。每个睡眠周期都分为5个明显的阶段,在每个阶段中,大脑的 运作和脑波也不相同。我们可以很保证地说,一个睡眠周期平均持续90分钟,包括65分钟的正常睡眠(Normal or non-REM)和20分钟的REM睡眠(在这段睡眠期内我们通常在做梦);接下来又是5分钟的正常睡眠。REM睡眠在前面的睡眠周期中显得比较少(一周 期中少于20分钟),在后面的周期中变得比较多(多于20分钟)。如果我们睡得很完整,很自然,不使用闹钟把我们叫醒的话,我们将会在90分钟的倍数后醒 来。例如,4个半小时,6小时,7个半小时或9小时,而不是7小时或8小时。在两个睡眠阶段之间,我们实际上并没有在睡,而是处于两个阶段的交接阶段,如 果我们没有被打扰的话(光,寒冷,膀胱,吵杂声),我们很自然地进入下一个睡眠周期。一个只睡4个周期(6小时)的人将会比一个被打断完整周期的睡8个小 时,10个小时的人感觉更好。

了解了睡眠周期,就知道自己的睡眠时间应该是周期的整倍数。一个半小时,三个小时,四个半小时,六个小时等等。

除了睡眠周期,其实还有个多相睡眠的问题。不管是人还是动物,睡眠都不是每天严格分开,白天活动,夜间睡眠只是当前人类的习惯,并不是天经地义。想想也 是,如果夜里睡6个小时,其余18个小时连续活动,这根本就是噩梦嘛。由于种种原因,很多人噩梦也得做下去。但如果有机会的话,在中午或者傍晚增加一个周 期的睡眠,将活动时间分开,多美好。

可是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在中午睡上90分钟,那么,打个盹吧,打盹可以改善θ脑波,使人更精神,思维活跃。θ脑波,即超意识脑波,在清醒时,更多的θ脑波,就意味着拥有更高的创造性智力。另外,据说打盹还有延长寿命之功效。午后小睡十几二十分钟,精神一下午。

最后还想说一下就是睡眠周期并不是严格的90分钟,每个人根据情况都有所不同,从70到110都有可能,甚至更多。但每个人的睡眠周期都是类似的,所以测 量自己的睡眠周期很重要。人总是在一个睡眠周期结束的时候醒来(被吵醒的不算),记下每次睡眠的时间,大概判断自己睡了几个周期,计算出每个周期的时间, 多测几次,以后就可以按照自己睡眠周期来安排睡觉时间了。

C'est La Vie ,

向史上最牛的政府网站致敬

October 9th, 2008

先上链接:http://hnyazigang.gov.cn/,鸭子港乡政府欢迎您

下午看时访问量是7w+现在就要16w了。

颇有我刚学做网站时的风格,一边网上搜索html教程,特效一边做,把能用的效果都用上了,闪啊闪的,文字横着竖着滚动,加上“俺村wo最帅”的 flash,简直牛B冲天。人家还放了google广告,刚才有朋友打电话过去,文字广告100元一天,多有经济头脑。新农网的图片广告已经放上去了,不 知道价格几何哈。

网站虽然简陋,但在我看来比花几万块做个门面几百年不更新的政府网站好多了。

C'est La Vie

关于国家的四个问题

October 4th, 2008

关于国家的四个问题《南方周末》国庆特刊弄了四个问题出来,虽然没有问我,可鉴于其实有点空闲,就厚脸皮的凑上去回答下。

在回答之前我还特意放狗查了下到底什么时候国家,虽然我一直记得大学政治课本中很直白的写着”国家是阶级统治的工具”(我尊是一枚好学生)。结果证明我是对的:

Duguit:国家是一种人群组织,在这个组织中,人被区分为统治者及被统治者。
Bodin:共和国是对公共事务的主权性管理。
恩格斯:国家无非是一个阶级镇压另一个阶级的机器。

即使在贵国政治课占据了大学的三分之一的学时,还是有太多人没搞懂国家是什么。

好吧,下面是答题时间。

1、你为国家做了什么?
第一个问题就把我难住我——我实在没做什么。除了缴税,甚至连消费我都贡献的很少。但作为一个被镇压的阶级,我做的也够了吧?

2、国家为你做了什么?
国家为我做了太多了,教我该看什么,该做什么,该想什么。办闹运,送太空人增加我的自豪感。将汶川地震,毒奶粉都变成振奋人心的事,以使我不会太low。但是我要感谢这个国家,它给了我基本的知识,让我有能力接触更多,虽然这有些超出了它的本意。

3、你还能为国家做什么?
答案:我不能。除了不给国家添麻烦,我不能再做更多。我可以不要民主不要自由不要人格不要趣味,是的,这一切我都可以放弃以不会给国家添乱。连岳说“我们就是体制 ”,那是你们的体制,不是我的。我会在体制的夹缝中做些什么,但国家请放心,我会尽量不给您添麻烦,这可能是我能做的最大程度了。

4、国家还能为你做什么?
够了,国家已经做了太多。并且请您清楚,如果您再为我做什么,我难保不为您做点什么。大家相互体谅下啦。

没事就扯淡 ,

窦小咪

October 2nd, 2008

好吧,我决定放几张我家窦小咪都照片,国庆这几天,就看着它了。

就是这只扭曲的猫

整天头朝下呆着

睡觉还知道捂眼睛

C'est La Vi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