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November, 2008

美好的时代降临-精神病被确诊

November 27th, 2008

大学时,遇到一个从小就神经兮兮的同学,不知道怎么就谈到打架上,他掏出自己精神病什么证的说,有啥事找我,我有精神病证明,杀人都没事。我当时那个羡慕啊,口水直流。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八条规定:“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认或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造成危害结果,经法定程序鉴定确认的,不负刑事责任,……。间歇性精 神病人在精神正常的时候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犯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醉酒 的人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

我一直认定自己有精神病也有这方面原因,但苦于没有法律及医学依据,一直不敢有什么真正的作为。其实我是多么的想打劫个银行,猥亵下少女啊。党和国家没有放弃我,网络成瘾被纳入精神病 时,我就小开心了一下,根据新鲜出炉的网络成瘾因及症状 ,每天上网6小时就算了,我这种每天上网超过16个小时的,还不能确诊吗?网络成瘾不能自拔,典型的不能控制自己的行为啊,苍天啊,大地啊,祖国母亲啊。好吧我有点语无伦次了,实在是太兴奋。那歌咋唱的来着?百年梦已圆,千年手相牵中国走进新时代…………

长期扎根于网吧玩网游的无业青年们,整日在电脑前目露淫光的怪叔叔们,每日工作于电脑前却挣不够饭前的剑男银女们,我们的时代,来临了。

C'est La Vie ,

杨佳将死,真相未明

November 25th, 2008

杨佳死刑被核准了,恩。

这将是中国司法史上历史性的一刻——一个证据不明,事实混乱的案件就这么定案了。我不知道杨佳到底做了什么,此案的审理过程中,我们伟大的警察,司法机关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虽然我倾向于相信杨佳有罪,但我依旧希望有个能看懂的审理过程——我已经够神经了,别折磨我了。

他们说杨佳在数秒内杀死6人,某些人还身中数刀——对于这样的人才,即使真杀人了,也给个特赦吧,给科学家研究下超能力,贵国城管将更加无敌。

他们说案发现场留有杨佳的血迹,但杨佳却没有任何伤痕——好吧,我可以把这解释为当时太激动流鼻血。

他们说杨佳的母亲失踪,但是在关键时刻却出示杨母的委托不给杨佳换律师——贵国的办案能力令人称奇,瞬间找回失踪人口。不过杨母也太不让人省心,写了证明然后就马上又玩失踪。

他们事后承认杨母因为精神病被送进了精神病院——真是神奇的世界,签署那份证明时杨母的精神病就神奇般的好了么?武林世家一般都有特效药比如什么百花玉露丸的。在这个神奇的武侠巨制中存在神药我可以理解的,只是希望能贡献出来医治更多的人。

无法解释的事情不知道还有多少,反正它们都神奇的发生了。

以下是刘晓原律师的blog上转载的:

七时十分,王静荣给我打来电话,要我马上给王静梅打电话。正当我准备拨打电话时,王静梅给李劲松律师打了电话。等他们的通话一完,我接着把电话打了过去。

王静梅在电话中告诉我,晚上七时左右,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徐法官、蒋法官到了她家里。法官说,他们受最高人民法院委托,向她宣布最高人民法院的裁定。经最高人民法院复核,裁定核准死刑。

按照《刑事诉讼法》及司法解释规定,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死刑后,在七天之内就要执行死刑。

杨佳将死,真相未明!

没事就扯淡 , ,

其实情况没有那么糟糕

November 21st, 2008

网志年会我没去过,但一直会关注,今年的年会除了以往的热闹,blogger狂欢外(请参见delicious,flickr ),有些更沉重却让人振奋的东西存在。连岳杨均恒 的演讲,我不知道该怎么评价,只能说是看了让人心里一颤的东西。

“在现阶段我们说悲观,它是一个不道德的事;只不过如果你是一个悲观主义者,你要把这个东西放到你的心里” 。 当看到连岳的“我们就是体制 ”的时候,我只是觉得体制与我无关,我依旧称呼着”贵国“,”贵党“,一切虽在我身边,但我只求能在夹缝中找到个地方容身,我尽量不给您添麻烦,您也别给我添麻烦。恩,是的,我很悲观,看不到希望。

很 久前安替说过“中国的希望就是有一帮不肯放弃的青年”(太久了,大意如此)。多年以后,我没看到任何好的改变——恰恰相反,如果仔细看看整个社会的运行, 从政府提倡官员下海经商到如今几万人竞争一个公务员职位,这个社会其实是在退化。大政府小社会,胡温除了表面更亲民外,做的真的比江总好吗?或许真的像某 些人说的,“上面是好的,只是下面把经念歪了”,所以我们需要的是一个不会”把经念歪“的体制,而不是期待多出现几个”青天大老爷“甚至“青天大皇帝”。

一直盯着这个政府希望他能变得更好,但是它没有,看不到希望。但是换一个角度呢,看看我们的社会,看看一件件波澜壮阔,还能不承认“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 ”吗?从厦门PX 到黔地民变,直到现在出租车司机罢工 ,越来越多的“群体性事件 ”表明社会在觉醒。“中国黑狱 ”的另一个角度,是勇士们不断的去挑战“黑狱”。“杨+案”,不断有人去挑战司法的黑暗面,呼吁司法公正。或许政府还没有改变,社会还没有改变,但觉醒已 经开始了。改变从来都是自下而上的,民众的觉醒会推进社会的进步,政府必须做出调整,不管是选票还是坦克。否则将有不断的“陇南暴动 ”来催促其改变。这不,重庆深圳 的出租车运营环境都得到了改善。

我的结论是其实情况并没有那么糟糕。社会正一点点的改变,民众的自我意识正越来越强烈。45年前,一个黑人说“i have a dream ”,45年后,有个黑人站在世界最高的讲台上告诉大家“yes,we can ”。为了一个平等的梦,美国人等了45年。我深信中国梦用不了那么久。

没事就扯淡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