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August, 2009

值得推广的”行为矫正“疗法

August 16th, 2009

看了杨永信的网瘾治疗,和《1984》里的手段何其相似。快速洗脑法值得推广。

以极大的痛苦和恐惧先让你屈服,然后整天生活在一种恐惧和痛苦中。这期间受害者会下意识的寻求一种心里安慰,心中对好坏评判的天平默默的转移,直至认为这 一切理所当然,让自己始终处于亢奋状态——这样才不会那么痛苦。这不是单纯的打骂强迫,而是一种心理,思想上强行逆转。我不太懂心理学,但我觉得杨老师的 治疗和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有一定的相似之处,只是强烈的多,过程也更持久。

那些站出来揭露的孩子是心理顽强的失败品。接受治疗的人由于各种原因会对此经历产生心理抗拒,不愿回忆甚至不愿否定此经历,治疗经历所产生的心理失衡会影 响他人一生。想想让一个人在恐惧中生活四个多月的结果是什么?整个心理被摧垮,人格碎裂(不是破裂)。在此过程中加入重塑,一个自己希望的“新人”就这么 产生了。成功率?杨老师说了,96%以上。

杨老师如此成功,并无比英明的把“网瘾治疗”改为“行为矫正”,使这种治疗方法有了在全国推广的基础。免费给钉子户,上访者(他们都是精神病)以及一切不安定因素治疗,可以极大促进国家的稳定团结。我相信伟大英明的派对已经将此事提上日程。想一想,如果全国建立能同时收治1000万病人的“行为矫正”医院,社会主义将是多么的和谐。

杨老师还有个不得不推广它的疗法的原因:这种心理上(好吧天朝法律不怎么承认心理伤害)和肉体上的巨大伤害的万恶的做法,是要负刑事责任的,只有把它变为政府行为,一切才能理所当然。

延伸阅读:网瘾之戒 (柴静又立功了)

没事就扯淡 , ,

慌乱

August 15th, 2009

花了差不多一个半月的时间,看完了那本薄薄的《人类群星闪耀时》。

这一阵的生活绝对称得上慌乱,又慌忙又混乱,事情一件接一件我这边是完全字面意义的手足无措。倒不是说有多忙,而是乱,乱的不知道自己在干嘛该做啥会去哪,连开心网偷菜的外挂都很多天没打开了,更别说想点什么。

这可能是我第一次觉得应该停下来攒点经验——玩游戏被Boss虐了除外。工作上是,生活上也是,生理上更是。我觉得我得想办法尽快让事情回到可控的范围之内,不然用不了多久就会死很惨。

好死不如赖活着,所以还是那句话:求包养,我要读书。

C'est La V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