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November, 2009

this is it

November 11th, 2009

未完成的演唱会,未走完的一生,主角却不在了。

导演试图通过排练的花絮勾勒出这场梦中的演唱会的轮廓,告诉依旧在门外呼喊的人们,this is it。 开始没觉得有什么精彩,可能是因为彩排的缘故,他的舞姿并没有那么到位,他的歌声甚至不能算流畅,他太瘦了,穿着西服露出苍老,我甚至看出他的双肩不一样高。阴谋论爱好者的我一度怀疑是有人怕演唱会搞砸所以谋杀了这位有点老态的巨星,以便通过纪念捞钱。

可是他就是有这种感染力,哪怕是在荧幕里也能把人感染。他的舞姿没有那些舞者优美,或者习惯了街舞的人们一时很难欣赏他那种不够伸展的动作,但是你还是会被节奏感染。是的,节奏。他身体的全部部位无时无刻不跟着节奏跳动——或者是节奏跟着他的身体跳动更准确。踩着太空的舞步,协调而流畅,他就是旋律,指挥者乐队。用整个身体跳着音乐,this is it。

整部电影没有感觉任何的悲伤,直接走出放映厅才想到他已经不再我们这个世界。风很大。

C'est La Vie ,

关于钱学森的几件事

November 1st, 2009

钱老去世成为各大新闻的头条,可是关于钱老的一生却很少有哪个大网站敢于给出关于钱老的真实。我根本不关心一个人的好坏,只是恐惧于这种掩盖一切,捏造一切的能力。关于钱老,至少有以下几点需要斟酌: 1,钱老回国的原因。49年38岁的他他正申请美国国籍而不是想回中国。不幸的是遭遇了麦卡锡时代,那是一个连奥本哈默都被当间谍审判的年代。 2,火箭之父。中国的火箭是以苏联为蓝本的,跟美国完全是不同的体系,这也是钱老没有负责任何一个型号的火箭的设计的原因—他根本插不上手,只能侧面提供意见。 3,亩产万斤。大跃进时期准确的估算出粮食亩产量,给最高决策者提供科学依据(更可能是给某些人提供忽悠最高决策者的科学依据)。 4,特异功能。80年代开始致力于特异功能的推广,把其列为正式科研项目甚至希望用于军事,训练千万气功大师,中国即可称霸世界。当然这只能算是钱老在科学判断上的一个错误,无关大是大非。 5,钱永健。钱老的侄子,获得诺贝尔奖后国人那个欢呼雀跃。但是钱永健只说了一句话:我是美国人,跟中国没关系。钱家似乎并没有继承钱老的”爱国“ 6,不去美国。如果明白第一点就应该知道钱老是通过战俘交换的手段回国的,美国驱逐了他,所以对美国有一种恨。另外即使他真的去,邀请他的科研机构能不能搞定法律上的问题还很难说。毕竟人家”三权分立“,不是哪个人说了算。这是一旦挑开了说,回国的谎言还瞒的住? 钱老一生其实很不幸。在美国好好的眼看着前途光明但是遇到麦卡锡主义被差点被搞死。回国吧没几年又遇到大跃进,文化大革命。他的一生看起来更像是政治道具,一个”爱国“科学家高大全的形象下多少是真实的?又有多少是由得了他的? PS: 任何人都逃不过社会背景,在大环境下去苛求个人是不合适的,哪怕是南京城里的日本兵——当然这不是说他们可以逃避应负的责任。如果有什么需要指责,那么是这个导致个人如此扭曲的社会,这个由你我共同组成的社会。严格的批判整体,宽容的对待个人。

没事就扯淡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