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March, 2010

梦四

March 17th, 2010

其实我也不记得这是第几个梦了,四不一定对,但本文绝对是记录本人的梦的,跟美国篮球无关。

这次的梦比较诡异,但主题很明确——我杀人了。但这个主题又不够确切,其实我没杀人,即使在梦里也没有。

———————–梦的分割线———————
S给W打电话,问某人解决了没,W有点不耐烦说我把他交给你,你自己处理吧。所以约了地方,我跟S到路口看到W开着一辆SUV从里面出来,示意我们人就在里面。

那 是几栋建筑之间的空地,四下无人,一个大纸箱在一栋楼下面。没错,就是它了。我跟S过去看到纸箱里直挺挺的绑着一个人,嘴被堵上眼睛瞪得大大的看到我们满 脸惊恐。这时传来一阵吵杂几个人路过这里。我假装没事的站到纸箱几米元的地方,背对纸箱四处望等这些人过去。他们中有一个人稍微落在后面,因为他一直 扭着头注视着我和S这边。我想让S先停下,可是没办法说。S很牛逼的抄出一把刀,就这么对纸箱里的人刺了下去,日本漫画里双手拿刀往下慢慢刺的那种,在那个路人的注视之下(我背后没长眼睛,可是我确实看到了,要不怎么说是梦呢),然后过来跟我说走吧,旁若无人。

很明显这样干会被警察抓。S 进去是一定的,我这边就有点诡异。回到一个可能是教室的很多人的房子里(好吧,我老了,怀念大学都怀念成这样了),某人义薄云天的说要替我顶罪(梦中很熟 似乎是我一伙的,杯具的是这人的名字居然不是字母系列),他说是自己跟S去的,但是事先并不知道什么事,S杀人时自己也没看到没来得及阻止。死者的父亲和 哥哥(可能吧)来找我(居然不是警察)说我是凶手,说那地方找到了一个枕头上有我的指纹(梦中出现枕头多么理所当然啊),我正无言以对那个说替我顶罪的人 冲出来说那枕头是他的,我跟他是好朋友去过他家有我的指纹很正常。死者的父亲打电话给据说是目击证人(那么多目击证人,我还跟一人对视很久,这下死了), 还拿出一望远镜让我对着然后那边可以看到我什么样(原谅他吧,这是梦)。那个“目击证人”不知道为什么说不确定,就这么,我逃过了。

场景换到一个小黑屋里,这是应该是敝帮根据地。大家讨论是否同意让人帮我顶罪,L决定让四个核心人物投票。第一轮两个,一个同意,一个反对。反对的梦里没交代 是谁(让我知道了肯定砍死丫),同意的是R(果然你是靠得住的)。第二轮两个,我和H。H投了反对(靠,早知道他不是东西),好像意思是要遵守法律(大哥我们可是黑社会),我很害怕,鬼使神差的投了同意(原来我还是帮会骨干)。真的不是我在这狡辩,梦里就是这样,当宣布又是一人同意一人反对时我才明白过来我投了同意。不管怎么样,2:2没结果,所以加投理由(潜意识里我想要一个救赎的机会?):投票人比一般成员更重要和所有兄弟都是平等的(投票人的意思是有资格参与决定帮会事务的人,其实就是说指我啦,这根第一次有嘛区别?)。梦里只交代了我和H的选择,我选了后者(人性啊,我战胜了自己,哈 哈),可耻的是H也觉悟了,选了前者。还是打平,真是势均力敌啊。

不要怀疑我们帮会的智商,某组织常委还是9个呢,敝帮会的决策团队当然不可能是偶数个,还有个L呢,决定性的一票投出来,同意找人帮我顶罪。

那么多目击者随便查一下就知道是我啊,这么做风险实在是很大。可是梦再次发挥了它神奇的力量,那个替我顶罪的兄弟被带走了。这下轮到我纠结了,我决定自首。 我想按照那个替我顶罪的兄弟的说法,我也不会判很重,甚至我还考虑到了如何帮那位兄弟求情,他怎么说也是妨碍司法公正,真是对不起人家。就在我纠结这些的 时候,我醒了,我tmd还没自首就醒了,真想再睡会,把该做的事做完。可是我还得洗头,再不起上班就迟到了。生活真痛苦,想做好人都不给时间。

——————————梦结束的分割线————————-
以上出现的人物凡是以字母代替的人名都是我认识的, 并且他们同属一个组织。所以我才很遗憾那个替我顶罪的兄弟的名字不是字母,否则我一定请他吃饭。

——————————现实的分割线———————
就在我住的这小区,昨夜,109栋发生一起凶杀案——跟我隔两栋,还是同样的户型同样的楼层同样的房间。到底是谁影响了谁?今晚我得找Bishop谈谈。
传送门:http://www.19lou.com/forum-922-thread-26423963-1-1.html

C'est La Vie ,

西厢记

March 17th, 2010

在看《西厢记》的相关文章,好久没有这么激动人心的东西出来了。

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

这是有传统的。

西厢计划 出来着实让我兴奋了一把。以往大家逃惯了,都只知道“翻墙”,别处抽个梯子爬过去,并想方设法“把梯子藏好”。西厢计划开发了两个工具,针对客户端的叫“张生”,丫是第一个直接针对墙,不需要梯子就可以让你出去的东西。

西 厢计划的开发者们通过对墙的长期观察判断其原理,又仔细研究TCP协议,从技术上对墙进行破解,从此翻墙战争进入真刀真枪的技术比拼。虽然在各个方面看墙 拥有极为庞大的资源,占据巨大优势,但我相信技术上的制高点被那帮爱好自由的混蛋所占领,现在需要做的就是从这里发起攻击。

西厢计划的局限性是只对关键字过滤类型的屏蔽有效,张生的普及可能带来ip黑名单封锁的加剧;另一种可能是把GFW串行到国际出口上,那中国的互联网的出口速度就悲剧了;不管哪种,西厢计划让中国离全球最大的局域网近了很多。

不过黑暗总会有的,你是想自己经历,还是留给自己的孩子?

没事就扯淡 , , ,